清晨,思緒飄遊在寧謐與紊亂之間。想到國家政局的動盪、領袖的腐敗不義、老百姓的疾苦…湧起一股揪心的痛(還有一絲無法壓抑的怒),腦海浮現一幅『荒涼』意境;也同時,心中響起了一首古老的歌-“我要為我所親愛的唱歌,是我所愛者的歌,論他葡萄園的事”(賽5:1a)

看哪!原本一個如此美好的開始…“我所親愛的有葡萄園在肥美的山岡上。他刨挖園子,撿去石頭,栽種上等的葡萄樹,在園中蓋了一座樓,又鑿出壓酒池”(賽5:1b-2a)。昔日的以色列猶如佳美的葡萄,被神種植在肥沃的土壤上,又細心照料與培植,這豈不盡是恩典和祝福?但,何竟神“指望結好葡萄,反倒結了野葡萄”(賽5:2b, 4b)?為何神“指望的是公平,誰知倒有暴虐(或譯:倒流人血);指望的是公義,誰知倒有冤聲”(賽5:7b)?讀著,我思忖:今日的馬來西亞啊!神賜予我們美麗的山河大地,豐富的資源和各樣的福氣-為何也忘恩,反倒結滿了各樣的野葡萄了?反而容讓不公不義和罪惡肆虐?聽哪!那審判之聲-“我必撤去籬笆,使它被吞滅,拆毀牆垣,使它被踐踏。我必使它荒廢,不再修理,不再鋤刨,荊棘蒺藜倒要生長。我也必命雲不降雨在其上。”( 賽5:5-6) 今天,我們也掩耳不聽嗎?悲乎…

但:歌,並未終曲於此-“當那日,你們要唱這美好葡萄園的歌…”(賽27:2;新譯本) 聽哪!這是安慰之聲-“我-耶和華是看守葡萄園的;我必時刻澆灌,晝夜看守,免得有人損害。我心中不存忿怒。惟願荊棘蒺藜與我交戰,我就勇往直前,把它一同焚燒。”(賽27:3-4) 讀著,明白了:卻原來,在一切的困境與磨練中,神恆常施慈愛及眷顧,也為我們爭戰,從未離開你我左右。但前提是,我們是否願意“緊靠他,以他為避難所;與他和好,與他和好"(賽27:5;新譯本)?若然,聽哪!那應許更新之歌-“將來雅各要扎根,以色列要發芽開花;他們的果實必充滿世界。"(賽27:6) 倚靠神,頓時心底陰霾不再,且以信心期待萬物更新的美景到來。

人生與信仰如歌-有悲有喜,有起亦有落。你我俱是歌者,每天以各樣的生活素材,將:快樂的,沮喪的,純真的,複雜的,眼淚與歡笑,血與汗,還有你-我-他的邂逅相遇...都揉進曲中,頌唱出真實的生命,帶著活潑的信心和盼望,奔往天路去!此際,我在輕輕唱和神寄語以色列的葡萄園之歌…又有誰,與我吟唱著同樣的歌?是你!